中文 | English | Deutsch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新闻资讯
2018年度德国集体性劳动合同规定的职业教育报酬额度明显提高
作者:出自:驻德国使馆教育处发布时间:2019-02-21

近期,德国联邦职教所发布2018年度双元制职业教育体系内职业教育报酬发展报告,报告同时对过去四十年来职业教育报酬发展情况进行了分析。主要情况如下:

一、2018年合同规定的职业教育报酬月度金额总体明显提高

2018年,集体性劳资合同规定的学徒报酬月度金额全德总体平均为908欧元,比上年度提高3.7%,增幅明显高于过去一年(2.6%)。德国西部各州平均为每月913欧元,比上年增长3.6%;东部为每月859欧元比上年增加3.9%。

二、各领域之间以及各教育职业间月度报酬金额存在差距

公共服务领域集体性劳资合同规定的职业教育报酬月度金额总体上最高,德国东部和西部均为999欧元。工商业领域(975欧元)与此基本相当,而农业(767欧元)、手工业(769欧元)及自由职业(832欧元)领域明显较低。各领域总体平均水平为908欧元。

各教育职业之间职业教育报酬月度金额存在差距。从全德平均水平来看,最高的为手工业领域的泥瓦工,每月1159欧元。机电一体化(1088欧元)、工业机械(1082欧元)、工业营销(1047欧元)、金融与保险营销(1035欧元),公共服务领域的管理文秘(1003欧元)也比较高,也都在1000欧元以上。而同样在手工业领域的烟筒清理(518欧元)、理发(584欧元)、花艺(617欧元)、面包师(烘焙)(678欧元)则较低。

由于集体性劳资合同基于行业来商定,因而同一职业在不同行业中学徒报酬月度金额平均水平不一。

总体看,22%的学习者月报酬额度在1050欧元以上,53%学习者报酬月度金额在800-1500欧元之间,25%的学习者月度报酬金额在800欧元以下。

三、德国东西部职业教育报酬月度额度不均

东西部之间职业教育报酬水平总体不均衡。德国东西部工资水平总体存在差距,职业教育报酬同样如此。东西部之间学徒报酬月度金额差距近年来基本未变,2018年东部各州职业教育报酬月度金额平均水平约为西部各州的94%。东部地区,月度报酬金额1050欧元以上的学习者仅占12%,800-1050欧元之间的占50%,800欧元以下的占38%。

除公共服务领域之外,工商业、农业及手工业领域东西部间月度报酬金额差距明显。德国东部地区在工商业领域的职业教育报酬平均月度金额平均为914欧元,西部地区则为983欧元,自由职业的职业教育报酬月度金额在东部和西部地区分别为809欧元及933欧元,农业分别为652欧元及791欧元,手工业分别为706欧元和775欧元。

同一教育职业在东西部之间月度报酬额度差距明显。如理发,东部地区平均月度额度比西部少36%,铁艺、泥瓦工等东部比西部分别少26%及17%。而部分职业中,如金融与保险营销,公共服务管理文秘、媒体技术(印刷)、医疗辅助、油漆彩绘、面包师(烘焙)及烟筒清理等则东西部间没有区别。

四、学制规定学习期限内,各学年间职业教育报酬月度金额逐步增加

2018年,各教育职业第一学年职业教育报酬平均额度为825欧元,第二学年为900欧元,第三学年为994欧元,第四学年为1032欧元。对比上一年度,第二学年学徒报酬月度金额比第一学年提高9.1%,第三学年比第二学年增加10.4%。学制3.5年的教育职业很少,考虑到第三学年和第四学年各教育职业平均月度金额计算中涉及的教育职业数量不一致,对第四学年职业教育报酬平均月度金额与其他学年进行简单比较意义不大。

各学年间职业教育报酬月度金额增幅东西部间差距不大,西部地区第二学年比第一学年增加9.0%,第三学年再增加10.5%,而东部地区第二学年增加9.5%,第三学年再增加9.4%。

五、职业教育报酬月度金额历史发展

德国西部地区从1976年开始开展职业教育报酬统计分析。从1976年至今,职业教育市场的供需关系多数情况下对集体劳资合同规定的职业教育报酬金额的年度增长产生较大影响。在企业提供的职业教育岗位远不能满足需求的年份,学徒报酬增长往往幅度较小。减少职业教育报酬的增幅,从而减轻企业成本负担,有利于鼓励企业扩大岗位供给。与此相反,在职业教育岗位供给较充裕而需求相对较弱年份,企业招聘职业教育学习者填补岗位空缺难度增加,职业教育报酬增长往往比较明显,增加报酬有利于吸引更多学习者。1977-1982年以及1988-1995间两个时期集体劳资合同规定的职业教育报酬月度金额增幅都在5%以上,1990、1991及1992年增幅甚至超过10%。1983-1988年间增幅则大幅降低,增幅在3.5%以下,2003-2006年间甚至增幅下降到2%以下。2006年是此前数十年中职业教育岗位短缺最严重的年份,供需比为95.9:100,集体劳资合同规定的职业教育报酬月度金额增长率仅为1.1%。过去几年,企业招到合适学习者填补空缺岗位困难增加,从2012年到2016年,职业教育报酬增幅扩大,超过3%,职业教育报酬月度金额也达到40多年以来的高水平。

1990年德国统一。此后的最初几年,劳资伙伴双方,特别是工会力图尽快实现职业教育报酬与德国西部同等水平。德国东部地区劳动报酬月度金额增长幅度大,1993年比上年增幅达到26.1%,随后两年也分别为7.7%及8.3%。随着德国东部地区经济结构改革的推进,德国东部地区劳动市场包括职业教育市场出现巨大困难。职业教育岗位供不应求的局面持续加剧。劳资合同伙伴双方达成共识,降低职业教育报酬增幅,从而减少企业成本负担。1997-2006年间职业教育报酬年度增幅一直在2%以下水平,1999年甚至仅为0.7%。东西部之间职业教育报酬月度金额差距又开始加大,2003德国东部地区职业教育报酬月度金额降到仅为西部地区水平的84%。但2007年开始,东部地区职业教育报酬开始大幅提高,比例明显高于西部。部分行业中已经实现东西部集体劳资合同规定的职业教育报酬月度金额平衡。2009年职业教育报酬平均水平比上年增长4.9%,2011-2016年间年增长幅度都在4.1%至5.0%之间。2011年,东部地区职业教育报酬平均水平达到西部90%,2016年达到94%。

过去十年来中,集体劳资合同规定的职业教育报酬全德总体平均水平增幅最大的为2014年,为4.5%,增幅最小的年份为2010年仅为1.8%,2008年也比较低,为2.2%。总体来看,德国西部地区集体劳资合同确定的职业教育报酬月度金额从1976年的202欧元,提高到2018年提高到913欧元,增加了352%,是1976年的4.5倍。扣除价格上涨造成生活成本增加购买力下降,实际增加87%。德国东部地区1992年职业教育报酬平均水平为每月321欧元,到2018年提高到859欧元,名义上增加了168%,按购买力来计算,实际增长了65%。

1976年开始,联邦职教所以每年10月1日为节点,统计分析当年职业教育中学徒报酬月度金额。1992年开始,统计分析拓展至前东德地区。统计分析基础为集体劳资合同涵盖的约450个教育职业的职业教育报酬合同月度金额。基于官方统计数据,联邦职教所对学习者人数较多的教育职业的学徒报酬平均水平进行计算。由于德国东西部地区经济结构不同,当前分析选取德国西部的181个相关教育职业,东部153个教育职业作为基础。西部地区所涉及的职业占全部学习者的90%,东部地区所涉及职业占学习者总数的81%。

参考资料:

1.Wieder stärkerer Anstieg. Entwicklung der tariflichen Ausbildungsvergütungen 2018. BIBB-Pressemitteilung vom Nr. 01/2019, 09.01.2019.

2.Beicht, Ursula: Tarifliche Ausbildungsvergütungen: Anstieg und Strukturen 2018 sowie Entwicklungen seit 1976.  Beitrag im Internetangebot des BIBB. [EB/OL] www.bibb.de/ausbildungsverguetung-2018.

职教学会.jpg

(责任编辑:毕艳莉)
协办单位:中国职业技术教育学会对外合作与信息服务部 承办单位:中国职业技术教育学会中国职业技术教育网编辑运营中心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教育行政部门 | 学会协会 | 职教网站 | 部委行业
版权所有:全国职业教育对外合作与交流网  京ICP备0904892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6682
TEL:010-66097643(教育部国际合作与交流司) 010-64920511(编辑部:中国职业技术教育网编辑运营中心) E-mail:chinacevep@chinazy.org